【APH/露白】Tangle(三)

OOC警告

非国设,兄妹关系相当好的设定:D




伊万这几个月以来一直在为离开他的国家做准备。


他已经十八岁了。他的技艺趋于纯熟,而他的心也越发向往远方。他已不能从老师那里再学到任何新的东西,他所熟悉的风景也不再能满足他,即使他永远热爱它们。


他心里已经做好了打算。他将经过罗马尼亚,到达希腊,从海上驶向意大利,然后他会向北走,到达奥地利和德国。他会四处游历,把他的得意之作卖个好价钱(如果幸运的话);即使卖不出去,他也能以教人画画为生。他甚至想好了当他厌倦了欧洲时该怎么办——他会在法国搭上前往那个与他的母国仅隔一道海峡的国家的飞机。


伊万没有朋友——也许除了娜塔莎——现在他广阔得好像无边无际的故土上除了他的姐妹再没有让他眷恋的人。


他的父亲支持他(伊万认为实际上彼得并不在乎他要做什么),冬妮娅不愿让他走,但是由衷地为让她骄傲的弟弟高兴,她坚信他一定会干出一番事业,而娜塔莎……


娜塔莎还没有准备好。对于她的哥哥将要离开她这件事,她是永远也不会准备好的。他告诉她的时候,她看着他,一言不发,紫色的眸子里充满一种他无法理解的情绪。他好像第一次发现娜塔莎的睫毛很长,她抬起眼看他的时候,它们就像鸟类飞羽的末端一样翘起,却比那纤细得多。她的安静的痛苦让他畏惧,他宁愿她把所见之物全都摔得粉碎也不愿看到她沉默的样子。


那天娜塔莎待在她的房间里,直到晚饭时才出来,看起来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但是伊万知道根本不是这样。


晚饭后娜塔莎又回了房间。伊万在客厅里和冬妮娅心不在焉地聊了会天后想要完成他那幅湖边的风景画。那幅画已经画得七七八八,只需要进行最后的润色,但是他发现自己无法下笔。画中那些原本美妙的树木在湖上投下的暗绿和深蓝的阴影突然变得可憎了起来,被金色的阳光照耀得波光粼粼的湖面似乎太刺眼,就连那些形状古怪的云也显得乏味至极。他在深蓝的天空上添上一些紫色——不深不浅,带点灰色调,就像娜塔莎的眼睛。他突然意识到他现在就想见娜塔莎,他急切地想要知道她的眼睛究竟是不是他调色板上的颜色。


他象征性地敲了敲她并没有关上的门。娜塔莎床头的灯发出黯淡而昏黄的光,把她的头发染成了暖金色,她的脸一半隐藏在深灰色的阴影中。她看起来睡着了。他想要尽可能轻地走近她,但他的脚步并不比他的心轻快多少。


她的脸色苍白,眼睛紧闭,嘴唇现出浅淡的红色,只有她平稳的呼吸才让人放下心来。娜塔莎的美是静谧的。这个突然冒出的想法让伊万吃了一惊。他怜惜地亲吻她发红的眼角,好像这样就能减轻她的痛苦。然后他感到一股大得惊人的力量拽住了他的胳膊。娜塔莎醒了。


她的眼睛泛着泪光,但是明亮而完全清醒。


伊万被她拽得倒在她身上,他惊讶地看着她,又立刻局促地移开目光。


“你在这里做什么?”娜塔莎明知故问,她非常想对他生气,却无法控制地微笑起来。


“我想你。你不跟我说话。”伊万一边回答一边挣扎着坐起来。


“……”有时候她的哥哥的直率简直要让她发疯。她想说她恨他,却发现她连只是这么说都做不到,那些词只要一出口就会变成完全相反的话。


“原谅我吧,娜塔莎,我永远不会离开你。”伊万用一种温柔得可疑的语调安慰地说。你说得就像是真的一样,她愤然地想。


“你很快就要离开我了。”她毫不留情地戳穿他的谎话。


“不,无论我在哪里,我都没有离开你。”你是我的一部分。他笃定地说,却不愿说得更多,不是出于害羞,而是相信娜塔莎一定明白他在说什么。


你知道这听起来有多么像一句情话吗,哥哥?“留下来,万尼亚。”娜塔莎说,她的语气不容拒绝。


“我不能——”


“就今晚,留下来,” 娜塔莎打断他,“留在我身边吧……哥哥。”她哀求地说,看到他的睫毛轻微地颤抖了一下。娜塔莎知道,当她那样叫他的时候,他几乎无法拒绝她的任何要求。


“好吧……娜塔申卡。”伊万深吸一口气。不,是娜塔莎,她苦涩地想。


自从娜塔莎八岁以后他们就再也没一起睡过了。她的床很大,容下他们两个也绰绰有余。伊万躺在她右边靠门的方向,娜塔莎的床比他的软,反而让他辗转反侧。


娜塔莎不满地用她纤细的胳膊紧紧地搂住他的腰,将他拉向她,她柔软的头发擦过他的脸。


“你知道吗,万尼亚,你闻起来像牛奶一样甜。”她喃喃地说。


“……你能放开我吗,娜塔莎?”


“不能。”娜塔莎快乐地笑着说,她的眼睛闪烁。


娜塔莎的手是冰凉的,她的胸膛却热得让伊万担心她会像春天的雪一样融化。


“睡吧,娜塔莎。”他闭着眼睛轻声说,睡吧,我的女孩。




TBC


这一段其实不应该这么长的,它本来只是第三章的一部分,现在单独作为一章又太短小了……我的锅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