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月] Bursting

刚补完DN受到一点冲击  无法抑制地发神经

清水,不知所云,而且大概OOC

L→月



他看着他。


他坐在他的椅子上,用拇指磨蹭着自己的下唇,除此之外,什么也不做。


只是看着月。


他的月。


不,不是他的。夜神月过去不,现在不,将来也绝不属于他。


夜神月是基拉,基拉只会杀死他——是吗?他不知道,他想他甚至已经不是非常在乎了。


——或者,他希望月是基拉。


是的,如果月是基拉,他愿意被他杀死。他肯定会被他杀死的。这对他倒是真的无所谓的,即使被身为基拉的月杀死,也并不说明他输给了基拉。如果他真的被月杀死的话,月会为此而觉得寂寞,哪怕只是一瞬间吗?


啊,如果月真的是基拉,他根本不会在意这些吧。月不属于他,过去不,现在不,将来也不,而此刻的他却可能是属于月的。


但是现在,此时此刻,他眼前的这个少年,用他纤长的手指翻阅着一本书,他的被风微微吹动的赭色的头发看起来那么柔软,他的阳光下年轻的面部轮廓看起来那么柔和。这个看起来纯洁得仿佛初春的柳叶,除了他身边外哪儿也不能去的少年,除了他之外,还能属于别人吗?


幻觉,拥有月的幻觉,像现在一样,总是在他脑中一闪而过。它看起来过分真实了,就像一个肥皂泡一样,脆弱,短暂,闪着光——他甚至几乎能碰到它。


怎么能这样呢,他想,月,太残酷了,你不该这么做,你不该让我这么做,不断地试探你,接近你,甚至把你和我铐在一起。你不该让我这样习惯你在我身边。这太卑劣了,即使是对你而言。


但他知道,如果他们中有人更卑劣的话,也只会是妄图失当地触碰对方的他自己。


月忽然地看了他一眼,翻书的动作停了下来,用那种他特有的澄澈的眼神表达了某种疑惑。


“龙崎?”


“月。”他在想象中伸出手,但是明明看起来触手可及的肥皂泡却始终无法碰到。


“怎么了,为什么盯着我看?”


“月……如果你的嫌疑洗清了,你还会留在这里吗?”


“我不知道。”


他仍然盯着他,想在他的眼里找到任何一点虚伪的痕迹,但是除了让他呼吸迟滞的平静与真诚什么也没找到。当然了,怎么可能找到呢。那可是月啊,他的月啊,他几乎是骄傲地想。


“你不高兴吗,龙崎?”


“我没有。”他迅速,甚至有些猝然地收回了视线。


“你不希望我离开吗?”月的声音听起来非常温柔。当然了,一直是这样的。月就是这样的,不是吗?那个肥皂泡这时候向他稍微靠近了一点。可以碰吗?如果碰的话,会碎掉吗?他心不在焉地想。


“不,月,你应该离开,如果你不是基拉的话,就没有理由继续待在这里了。”他平静地说。


“听着,龙崎。如果你不想我离开的话,我会和你在一起,直到我们抓到基拉为止。”月给了他一个坚定的微笑。


“我觉得你就是基拉。”他毫不迟疑地开口。不,月,他心想,我知道你就是基拉。你看,这没有用。


“……我不是基拉!算了,跟你这家伙说多少次都没用。我会证明给你看的,龙崎。”月气恼而无奈地说,半认真地瞪了他一眼。


“要这么做的话请尽快哦,月,你也不想一直和我在一起吧。”


“啊,其实也不坏嘛。”月笑着说,眼底一片清澈。


“……你说什么?”现在肥皂泡停在了一个只要他稍微伸出手指就能碰到的距离。他盯着它,停顿了一下,说。


“和你这家伙在一起。”


啊,碰到了。他看着月直率的暗红色眼睛,想。


现在还没来得及碎呢。



  - END -


评论(2)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