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弓枪】Dream a little dream of me(一)

暂时还没想好枪弓还是弓枪(x  能接受的话继续

本节描写可能偏弓枪?并没有车


现代paro  灵魂伴侣梗

有Emiya第一人称出现注意

美好属于角色,OOC属于我



我反复梦见一个有蓝色长发的男人。

那男人每一次都向我伸出手,以至我确信这个举动带着某种绝不肯接受拒绝的执拗。

他的脸在逆光中无论如何也无法看清,只有那双眼睛,灿烂如星,鲜红如血,固执地将灼热的视线向我投来。

那双眼睛太过明亮,那种视线太过强烈,只是被这么注视着,就从意想不到的身体深处升起了不知所以的欢悦。一股突如其来的热力,在那注视下从腹部震颤着蔓延至整个躯体。心脏因兴奋而紧缩起来,躁动的酸胀感从胸腔传来,像是一只陌生的鸟儿要从那里振翅飞出。

不知第几次,我毫无犹豫地握住了那只手。我知道他的掌心温热,有薄茧的指尖滑过手背会使我有些发痒。我知道这时他会轻笑一声然后拥抱我,胸膛与我紧贴,长发扫过我的脖颈,触感非常柔软。“Emiya——”他会用轻快的声音对我耳语,然后——

我准时在七点醒来,无法分辨自己到底是怒火中烧还是欣喜若狂。这个梦永远会在这里中断,不管怎么努力都无法继续下去。

我不知道那个男人的名字,不知道他的容貌,甚至不知道他的年龄。

我想我爱上他了。

 

“停!”黑发的少女红着脸扭过头,做出拒绝继续听下去的手势。

“是你逼我说的。”白发褐肤的青年面无表情,连眉毛都懒得动一下。

“虽然是这样没错,但这简直就是少女的春——嗷!痛!!”在说出那个让人心虚的字眼前被坐在对面的人狠狠弹了一下额头。

“嘛嘛,说是○○,其实什么都没发生,Emiya可真是纯情呐。”少女促狭地笑了起来,还不忘捂住发红的额头抵挡下一波攻击。“等等…不会吧……这可麻烦了……”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少女蹙起了眉头,开始仔细地打量她称作Emiya的青年。

“……凛,你那是什么怜悯的表情?”

“你梦见的那个男人,你是不是……爱上他了?”

“!?怎么可能!?”Emiya刷地拍案而起,招来一片惊异和恼怒的视线。“不好意思,”意识到自己失态的青年讷讷地坐下,眼神飘忽,“谁会爱上那种扰人清梦、来路不明的家伙啊!我可是很困——”

“呐,Emiya,”凛打断了好友脱口而出的一连串抱怨,“你听说过「灵魂伴侣」吗?”

“那种东西也就骗骗憧憬浪漫的年轻笨蛋吧?”自己也很年轻的Emiya对此嗤之以鼻。

“啧,”凛料到对方会是这种反应,“我问你,在梦里你是不是看不清那个人的脸?”

“你怎么知道?”Emiya十分惊讶。

“所谓「灵魂伴侣」,对绝大多数人来说只是一个虚无的概念,可是有那么一些人,”凛深深地看了Emiya一眼,“他们会在某一天梦见并爱上自己的灵魂伴侣。反复地、长久地做着同一个梦,却始终无法看清对方的容貌。其中许多人终其一生都没能遇到梦见的人,就这么沉浸在虚幻的爱中度过一生。”意识到对方的沉默,凛停顿了一下,“所以Emiya,你——”

“我知道了。我看起来像是那种会甘愿溺死在梦中的人吗?”褐肤的青年苦笑。以他的运气,大概这辈子都见不到那个人了。

“虽然机会不大,但是遇到灵魂伴侣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见友人情绪低落,凛立刻折转了话锋,“快告诉我,他除了脸长什么样?年龄?身高?身材怎么样?还有还有,声音好听吗?”

突然兴致高涨的大小姐连珠炮似的抛出一串问题,让Emiya默默打了个寒颤。“这就不劳您费心了……”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要是告诉了她,这位红色恶魔肯定会充分发挥她的想象力,把一大堆奇奇怪怪的对象塞给他。

“哈?这种事情告诉我是理所当然的吧!唉,Emiya也迎来了叛逆期啊……”Emiya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无视了突然开始扮演妈妈桑的少女。

眼看凛显然不肯善罢甘休,Emiya决定马上开溜。一边抵御凛的逼视,一边招手向最近的服务生示意,“不好意思——”

“您好,请问需要什么?”爽朗愉快的男性的声音。

“结——”一缕引人注目的长发闯入了低着头避免与凛进行眼神交流的Emiya的视线。束着的蓝色长发随着所有者的动作拂动,像是波塞冬的赠礼。如同鬼迷心窍一般,他抓住了它,然后对上了那双写满讶异、鲜红得灼人的眼睛,感到一阵欣快的、迷人的晕眩。


TBC.


评论(3)

热度(50)